新聞詳情

大宗農產品正步入“淨進口時代”

日期:2020-11-02 06:14
瀏覽次數:743
摘要:

大宗農產品正步入“淨進口時代”

夏糧收獲即將結束,有望再獲豐收。然而,包括糧食在內的大宗農產品今年以來仍保持淨進口態勢,國內農產品生產和糧食安**臨挑戰。

《經濟參考報(微博)》記者從農業部農業貿易促進中心了解到,近年來,在大豆、棉花、植物油進口繼續保持高位,食糖、乳製品淨進口大幅增加的同時,三大主要糧食作物全部轉為淨進口。盡管糧食特別是大米和小麥的淨進口量非常有限,但從10多年的發展變化看,我國大宗農產品進入淨進口階段的趨勢十分明顯。

數據顯示,2012年穀物淨進口1316.9萬噸,小麥、玉米、大米淨進口量分別達到341.5萬噸、515.3萬噸和208.8萬噸;食糖和棉花進口量分別達到374.7萬噸和541.3萬噸,再**高。另據商務部本周發布的數據,6月進口大豆預報到港832.28萬噸,創月度*高水平。

此外,肉類產品進口增長同樣迅速。其中豬肉從2008年由淨出口轉為淨進口,且進口量迅速增長;羊肉淨進口趨勢不斷強化,淨進口量由2007年的2.4萬噸持續增長到2012年的11.9萬噸。

值得關注的是,今年大米進口量持續處於高位,1至4月稻穀和大米進口100萬噸,同比增83.6%。東方艾格農業谘詢公司分析師馬文峰介紹說,中國現在已經是*大的稻穀進口國,自然年度進口量達到400萬至500萬噸。大米進口的優良量不大,但對南方局部市場的衝擊很大,湖南、江西的大米企業遭受嚴重衝擊。

“在國內外價差擴大又缺乏關稅保護的情況下,想不進口都不可能。”農業部農業貿易促進中心主任倪洪興表示,大宗農產品淨進口增加的根本原因是需求增長的驅動,而國內外價差擴大是農產品進口增加的直接動力。當前,有不少農產品進口不是因為國內短缺,而是因為內外價差,造成國內積壓與進口增加並存的現象。

《經濟參考報》記者不久前在湖南常德采訪時,一位米廠老板介紹說,來自越南、巴基斯坦、緬甸的進口米價格是每百斤172元,而常德當地的米價是每百斤180至190元,不少企業甚至在本地大米中摻兌20%的進口米。

對於國內外棉花的“高價差”,眾多棉紡織企業同樣感到經營困難。中國棉紡織行業協會會長朱北娜說,目前國內棉花價格每噸超過19000元,比進口棉花高4000至5000元,去年價差更是達到每噸6000元。在這種情況下,棉紡織企業沒有競爭力,成品沒辦法消化。

麵對低價進口農產品的不斷衝擊,中國實施的關稅水平難以發揮“門檻”保護作用,而且關稅保護的政策空間已經非常有限。據了解,目前世界農產品平均關稅水平為62%,*高關稅水平甚至能達到1000%以上,而中國農產品平均關稅水平為15.2%,不足世界平均水平的1/4。盡管中國對小麥、玉米、大米、食糖、棉花、羊毛等重要農產品實行關稅配額管理,配額外關稅*高也隻有65%。

“我國農產品進口增勢強勁本身不是問題,問題是缺乏足夠的關稅等政策手段來進行有效調控。”倪洪興認為,中國農業生產規模小、成本高,國內外價差擴大是必然趨勢,但越開放越需要關稅保護。以大豆為例,當前國內大豆產業麵臨的困境,嚴格意義上講不是進口本身造成的,而是缺乏必要的關稅保護和進口調控政策造成的。大豆的關稅水平隻有3%,而且不能使用特殊保障機製,這使得大豆進口幾乎沒有調控。

下一個令人擔憂的將是玉米。倪洪興預計,受勞動力成本和物資成本推動,如果國內玉米*低收購價每年上漲10%,而玉米的配額外關稅隻有65%,再過五六年就難以擋住玉米的配額外進口。

業內人士擔憂,大宗農產品淨進口量增加,一方麵對國內產業形成了抑製,導致產業發展缺乏必要的激勵和動力,另一方麵給農產品長期供給安全帶來潛在風險。盡管國家不斷提高糧食等農產品*低收購價格,但政策支持效應很大程度上被低價進口農產品消解。

倪洪興認為,從資源配置看,大豆等個別產品受到衝擊可以通過調整結構、騰出更多資源用於糧食生產來降低其實質影響。但在大宗農產品淨進口範圍擴大、淨進口量增加的背景下,農業結構調整餘地有限,進口對農產品價格的抑製和打壓範圍廣泛,這將給我國農業產業發展帶來****的挑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