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聞詳情

紀委退卡大限將至 高爾夫會員卡開始貶值

日期:2020-11-02 06:21
瀏覽次數:666
摘要:

紀委退卡大限將至 高爾夫會員卡開始貶值

[導讀]6月20日紀檢監察係統會員卡清退時限將到;自查自糾突顯震懾威力的同時,監管亦存難點。

 

陳益刊 張有義 秦夕雅

118萬元,這是北京一座優異高爾夫球會的會籍一手銷售價,二手轉讓價已經從3月份的105萬元降到101萬元。

用一名從事高爾夫會籍轉讓的陳姓中介的話來說,這跟中央紀委要求“退卡”有關,“以前這個會籍每年漲10萬元,但前段時間一些不願意賣會籍的人現在賣了。”

他所稱的“退卡”是指中央紀委此前下發的通知,要求紀檢監察係統在職幹部職工在6月20日前自行清退所收受的各種名目的會員卡,做到“零持有、零報告”。

高爾夫球會籍卡隻是眾多VIP消費憑證中的一類,在這個“退卡”時限將至的節點,《**財經(微博)日報》從不止一家中介了解到,*近轉賣高爾夫會籍的官員明顯增多。

就整體“退卡”進度而言,各省份和多個部委已經做了專項部署,其震懾作用亦不斷顯現。但從接受本報記者采訪的多名紀檢係統和高消費場所人士透露的信息來看,會員卡能否做到應退盡退還存在一些監管難點,比如不記名卡的身份如何認定、自查自糾“無人退卡”之後如何加強核查。

震懾效果

5月底,中央紀委決定在國內紀檢監察係統開展會員卡專項清退活動,這被認為是在反腐深入的背景下中央紀委自我“開刀”之舉。

“這次活動標準並不高,既屬必要,又具可行,應是大家都能做到的。”中央紀委書記王岐山部署此次會員卡專項清退活動時稱,歡迎黨內和廣大人民群眾對這次活動進行監督。

對於會員卡的界定,中央紀委黨風政風監督室主任許傳智表示,會員卡是指娛樂、健身、美容、旅遊、餐飲等行業機構以及商場、會所、賓館、俱樂部等發行的憑證,供持卡人消費、免於付費或享受折扣。

據本報記者梳理,一些基層紀委監察係統和部委均通報了退卡的進度。貴州鬆桃苗族自治縣紀委工作人員告訴本報記者,在自查階段,涉及清退核查範圍的230餘人沒有發現違規持有會員卡。此次清退會員卡範圍為紀檢監察係統內幹部職工,但如江西省贛州市章貢區這樣的基層政府將退卡範圍擴大至公務員係統。

反腐震懾之風已經吹進了一些優異消費場所,比如高爾夫球場。一家提供高爾夫會籍轉讓服務的中介公司員工對本報稱,*近受紀委監察機關要求清退會員卡的影響,賣高爾夫會籍的官員明顯增多,“他們也怕,畢竟在位嘛。”

不同的高爾夫會所所售的會員卡價值不一,少則數千元多則幾十萬元甚至上百萬元。業內人士稱,高爾夫會所一般不接受退卡,即使接受,退卡所獲金額偏低,所以會員卡轉讓成為不二選擇。

上述中介公司員工稱,中介首先和賣卡方簽訂委托賣會籍的協議,然後中介找買方談價格,談好後會收取5萬元左右的定金。以一家高爾夫球場220萬的個人卡為例,“過戶費”在8萬~11萬元,另外買方需付清當年的萬餘元年費。中介則從成交價中收取2%的服務費。

“現在官方讓他們自行處理,所以很多官員都把會員卡提前賣掉了。”她說,其實現在卡的價格並不是*高的時候,但是賣掉沒有風險。

監管智慧

清退高爾夫會員卡所獲收益是否合法?應該如何處理?

陝西省教育紀工委一名工作人員告訴本報記者,收受會員卡本身就存在不合法的可能,售卡所得的收益則也是不正當的。但是如何處理自己也不清楚。

類似的問題考驗著“退卡”監管的智慧。廣州一名從事高爾夫會籍轉讓的中介稱,並未發現二手價格大幅波動。其透露,很多官員不想以個人名義擁有會員卡,所以一些送卡的人以公司的名義購卡後再轉送前者,這樣的“會員卡主人”很難查實。

在本報記者采訪中,一些上等消費場所的銷售人員也稱,他們出售的部分會員卡隻憑密碼消費,不做消費者身份信息登記。亦有主營紅酒消費的上等會所人士表示,大部分會員卡為當地企業應酬和禮物往來所用。對於持卡人的信息,他們無權也沒有必要知道。

清退會員卡行動在各級、各地紀檢監察係統貫徹推進的同時,部分單位出現了“無人退卡”的現象。

在分析“無人退卡”現象時,國家行政學院教授竹立家表示,持卡人作為理性人,從*基本的自我保護角度,不願意暴露自己存有不當利益的行為。

他稱,除非窮盡技術手段,將持卡人逼到絕路。

這正是此次退卡活動中強調“零持有”的應有之義。所謂“零持有”是指未持有或已將會員卡自行清退的,要填寫個人會員卡“零持有”報告,並於6月20日之前,向本人所在的紀檢監察機關(組織)作出“零持有”報告。

多名知情人士向本報記者證實,在退卡行動持續一段時間後,中央紀委又向有關部門和地方下發了《無卡承諾書》,要求無卡可退的紀檢監察幹部全部填寫。作為“零持有”報告的升級版,《無卡承諾書》更具有威懾力。

“這需要中央紀委下決心一查到底,使行動更具威懾力和實際效果。”一名反腐專家建議,在退卡行動結束後,中央紀委應當像抽查幹部重大事項報告情況一樣,在一定時間內持續采用“突查”、“抽查”的方式,不斷曝光典型案例。

上述貴州鬆桃苗族自治縣紀委工作人員就告訴本報記者,以後或采取抽查手段來核實真實情況。另外當地已經公布了投訴舉報電話,如果有紀檢人員被舉報申報不實,將立案調查。

河北定興縣則將《定興縣紀檢監察係統會員卡清退監督書》在商場、超市、優異酒店、會所張貼,設立了會員卡清退監督舉報電話,接受社會監督,並明察暗訪。廣西全州縣則明確,清退活動後若發現“漏網之魚”或者新購會員卡的,一經發現一律清退出紀檢監察隊伍並予以黨政紀處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