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聞詳情

國內1/6耕地重金屬汙染 修複汙染耕地恐花數萬億

日期:2020-11-02 06:22
瀏覽次數:745
摘要:

國內1/6耕地重金屬汙染 修複汙染耕地恐花數萬億

[導讀]十二五期間,用於國內汙染土壤修複的中央財政資金將達300億元,“這點錢,來修複重金屬汙染的耕地,塞牙縫都不夠!”業內人士說道。

近期鎘大米事件,讓人們將目光聚焦耕地重金屬汙染。數據顯示,我國受重金屬汙染的耕地麵積已達2000萬公頃,占國內總耕地麵積的1/6,防治形勢十分嚴峻,並且還呈現不斷加劇的趨勢。據估算,如果對這些耕地進行修複,需求資金將要數萬億元。再加上我國目前土壤汙染底數不清、土壤修複相關法律和標準缺失,我國耕地重金屬汙染修複任重道遠。

國內1/6耕地重金屬汙染

由湖南鎘超標大米事件,人們得知,湖南大量耕地早已遭受重金屬汙染。

關於耕地重金屬汙染的消息近年來不絕於耳。長期關注我國土壤汙染問題的中國土壤學會副理事長張維理就曾表示,目前,我國土壤汙染呈日趨加劇的態勢,防治形勢十分嚴峻。

據媒體報道,中國工程院院士羅錫文2011年10月份曾表示,國內3億畝耕地正在受到重金屬汙染的威脅,占國內農田總數的1/6。環保部文件顯示,在對我國30萬公頃基本農田保護區土壤有害重金屬抽樣監測時發現,有3 .6萬公頃土壤重金屬超標,超標率達12.1%。國土資源部統計表明,目前國內耕種土地麵積的10%以上已受重金屬汙染。

耕地受到重金屬汙染影響嚴重,農業部農產品產地土壤重金屬汙染防治專家組成員、中國農業科學院資源與區劃所研究員陳世寶博士對《經濟參考報(微博)》記者表示,重金屬汙染耕地帶來的直接後果是耕地質量下降,導致農產品的品質和質量下降,出口受限,同時對人體健康帶來潛在危害。

環保部門一項統計顯示,國內每年因重金屬汙染的糧食高達1200萬噸,造成的直接經濟損失超過200億元。

“現在我國土壤汙染比各國都要嚴重,日益加劇的汙染趨勢可能還要持續30年。”中國土壤學專家,南京農業大學教授潘根興曾做出如此斷言。他表示,不僅汙染加重,而且還在轉移擴散。

修複資金需求超數萬億元

廣東省生態環境與土壤研究所研究員陳能場提出:“要盡快采取措施,對現有受汙染的耕地進行修複處理。”

與大氣和水汙染相比,土壤修複顯得更加困難。農業部農產品產地土壤重金屬汙染防治專家組成員、中國農業大學資源與環境學院教授蘇德純表示,不僅土壤汙染危害嚴重,並且與一些有機汙染物不同,土壤中的重金屬無法降解,與土壤分離難度非常大,修複非常困難。

中國科學院地理科學與資源研究所環境修複研究中心主任陳同斌也曾表示,即使是輕度汙染的地方,要除掉土壤中的重金屬*快也要三到五年。

“理論上說,重金屬汙染土壤是可以被修複的,但完全恢複其生態功能很難。”陳世寶對《經濟參考報》記者表示,目前,世界各國針對重金屬汙染土壤提出的修複措施有很多種,汙染土壤修複主要包括兩大原理:遏製(in-aiturem ediation)與去除(rem ove,ex-situ),基於上述兩大原理,汙染土壤修複主要有隔離包埋、固化穩定、熱冶分離、化學穩定、電動修複、客土和翻土、土壤淋洗及生物修複等(包括植物修複),但每種措施都存在一定的應用局限性,並存在或多或少的其他問題,其中有些甚至是難以克服的技術難點。“重金屬一旦進入土壤,再進行修複非常困難,需要花費大量的時間和經費。”陳世寶說。

以上世紀70年代日本富山縣土壤修複為例,一共863公頃(12945畝)農田,總共投入3.4億美元,花費了33年時間進行客土法修複完成,平均每畝修複費用近18萬元人民幣。

值得注意的是,日本對於大米的鎘限量標準為0.4m g/kg,而我國鎘米限量值僅為0.2m g/kg,健康風險控製是要嚴於其他發達國家的,大米中鎘限量標準嚴,意味著土壤中鎘的質量標準也相應地嚴格。陳世寶表示,以日本鎘汙染土壤修複案例來說,如果按照我國大米鎘標準,那麽修複成本和時間將更加巨大,修複措施也更加困難。

專家表示,相對來說,在土壤修複過程中,客土法成本更昂貴。但據業內人士透露,即使采取較便宜的辦法如植物修複法修複土壤,每畝的修複成本也達到兩萬元,還需連續種植數年,總投入數額驚人。如果按照每畝地修複成本兩萬元、以羅錫文所稱國內3億畝耕地重金屬汙染計算,總體算下來,我國耕地修複總體所需資金將達6萬億元。

當務之急是控製源頭汙染

在專家看來,目前很難預估我國耕地修複需要多少時間和投入。陳世寶認為,具體汙染土壤修複需要多長時間,要結合汙染程度、汙染元素種類、汙染麵積、采取何種修複措施,另外,還要根據所製定的修複目標,不能一概而論。

記者了解到,2006年,國家環保部與國土資源部組織了一項耗資10億、為期3年的國內性土壤汙染調查,但迄今為止調查結果始終未向公眾公布。

“現在菠萝蜜视频app在线爱有太多的未知。”蘇德純表示,首先,我國耕地受重金屬汙染的程度、汙染元素種類、汙染麵積均是未知;其次,菠萝视频app下载污的修複目標到底如何?怎樣才算修複好?是達到國家規定的土壤二級標準?還是說僅僅達到農作物的重金屬限量值?

有專家表示,由於土壤汙染底數不清,導致汙染原因、種類、範圍和程度也成為盲點,防治措施也相應缺乏針對性。

“技術上問題不大,但修複資金肯定是一筆巨資,這筆錢由誰出,也是一個大問題。”中國環境科學研究院副院長柴發合對《經濟參考報》記者說。

據悉,根據《國內土壤環境保護“十二五”規劃》,“十二五”期間,用於國內汙染土壤修複的中央財政資金將達300億元,包括受汙染農田、城市“棕色地塊”及工礦區汙染場地“這點錢,來修複重金屬汙染的耕地,塞牙縫都不夠!”一位業內人士說道。

針對耕地汙染的修複,蘇德純建議,根據現有耕地汙染情況,分為輕度、中度和重度汙染,並根據不同的情況,調整耕種製度和耕種結構,“當前的狀況,隻能是邊修複邊生產。”陳能場則認為,推動被汙染農田土壤修複,當前急需完善我國土壤環境管理的法律法規、技術規範和標準體係。

業內專家們一致認為,當務之急是控製源頭汙染。“在重金屬汙染防治中,須源頭控製———過程阻斷———末端治理相結合,其中,源頭控製是關鍵。千萬要防止再走先汙染後治理的經濟發展之路。這也是目前我國所提倡的生態文明的核心內容之一。”陳世寶說。

(經濟參考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