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聞詳情

華能“低價賣礦”:接盤者為原煤炭部人士

日期:2020-11-02 06:29
瀏覽次數:695
摘要:

華能“低價賣礦”:接盤者為原煤炭部人士

[導讀]一個業內人士眼中擁有較好資源潛力的煤礦為何會被華能集團放棄?既然要收回投資卻又為何“退而不撤”、甘為他人作嫁衣?

在隴東黃土高原南緣,沿著狹窄崎嶇的盤山公路走十公裏左右,一片開闊平地躍入眼簾。按照路牌的指示,這裏就是邵寨煤礦的所在地。

審計署一紙公告將這座位於甘肅省平涼市靈台縣的煤礦拉進了輿論旋渦,因未經評估而將其探礦權原價轉讓,五大電力集團之一的華能集團遭曝光。這樣的操作被外界質疑有利益輸送之嫌並可能導致國有資產流失。盡管華能集團表示已作整改,但此項交易仍存在謎團待解。

華能集團對《**財經(微博)日報》記者回應稱,早在2010年10月就作出了退出投資的部署。但本報記者了解到,華能集團此後仍在該煤礦投入了數以億計的巨資。而對邵寨煤礦的實地探訪,華能集團至今尚未退出。而作為煤礦的*終接盤者,北京大地滿力能源投資有限公司(下稱“大地能源”)難覓任何蹤跡。

這個央企轉讓給民企的項目受益主體到底是誰?和這些疑問一樣待解的是,一個業內人士眼中擁有較好資源潛力的煤礦為何會被華能集團放棄?既然要收回投資卻又為何“退而不撤”、甘為他人作嫁衣?

本報兩周多來持續跟蹤調查發現,這項交易的涉及方企業閃現原煤炭工業部人士。

探礦權換債權?

5月10日,審計署發布華能集團2011年度財務收支審計結果,其中發現,華能集團未經評估將2009年收購的邵寨煤礦探礦權,按照當初收購時的原價5.37億元轉讓給其與大地能源合資成立的靈台邵寨煤業有限責任公司(下稱“邵寨公司”)。

當天,華能集團回應稱,已責成華能甘肅公司對邵寨煤礦探礦權進行評估,並以評估後的價值轉讓給邵寨公司。

此後,華能集團回應本報記者稱,轉讓時沒做資產評估是因為當時尚未取得探礦權證,不具備評估探礦權的條件。

本報記者經過調查和對華能集團的采訪,梳理出了此項轉讓的來龍去脈。

根據靈台縣政府網站2009年6月發布的消息,邵寨煤礦位於邵寨鎮東南部,井田麵積22.51平方公裏,探明煤炭儲量2.57億噸,礦井設計生產能力為180萬噸/年,生產年限50年,煤層賦存穩定,低灰、低硫、瓦斯含量低,是一個較為理想的工業用煤礦。

這個井田的本來探礦權人是靈台縣自來水公司等機構,2009年6月,華能甘肅能源開發有限公司(下稱“華能甘肅公司”)與前者及平涼市國土資源局三方簽訂了探礦權轉讓合同書。

華能集團給本報記者提供的一份有關邵寨煤礦的資料顯示,華能甘肅公司分別於2009年7月、2011年7月、2012年6月,分三次向平涼市國土廳繳納邵寨煤礦探礦權價款共計5.37億元。

蹊蹺的是,在**次支付探礦權價款後的2010年10月,華能集團就做出了處置邵寨項目、收回投資的決定。當年12月,華能集團同意華能甘肅公司以協議讓渡方式轉讓邵寨煤礦。

根據上述資料,華能方麵分兩步退出邵寨煤礦:**步由華能甘肅公司與大地能源組建項目公司邵寨公司,前者優良控股。**步待項目公司取得邵寨煤礦探礦權後,華能甘肅公司出讓所持有的全部股份,收回全部投資,由大地能源獨資開發建設。

2011年4月,邵寨公司成立,注冊資金500萬元。其中,華能甘肅公司出資255萬元,占51%的股權;大地能源出資245萬元,占49%的股權。同時雙方簽訂補充協議,約定取得探礦權後,合資公司應對華能甘肅公司進行補償。

2011年12月,邵寨公司完成增資擴股,注冊資本達到2.25億元,投資雙方股權比例不變,仍為51%比49%。2012年3月,邵寨公司取得該項目探礦權證。

從華能集團給本報記者的回應中,關於這項轉讓收益幾何尚未可知,但可以確定的是,公司還沒有看到現錢。

其稱,華能甘肅公司在組建邵寨公司時,在未對煤礦探礦權進行評估的情況下,將探礦權價款轉為對邵寨公司的債權。也就是說,華能方麵轉讓探礦權並未獲得現金,隻是換來了對邵寨公司的一筆債權。

但華能集團同時表示,已經委托中介機構對邵寨礦權開展評估工作。待評估全部完成後,華能甘肅公司將根據評估結果將探礦權轉讓給邵寨公司。

退而不撤?

華能方麵為這個煤礦投入了多少真金白銀?靈台縣官網披露的信息顯示,邵寨煤礦籌建工作從2009年6月啟動,建設工期為36個月,估算總投資15.7億元。截至2011年11月,累計投資4.25億元。

直到目前,華能方麵對這個煤礦項目依然“戀戀不舍”。本報記者近日走訪邵寨煤礦,從遠處望去,邵寨煤礦的井場、辦公樓和員工宿舍都在建設中;走到近處發現,現場豎立的各種宣傳牌都表明華能集團的參與度,沒有一點大地能源的影子。

辦公樓和員工宿舍施工現場的一個工程概況牌顯示,邵寨煤礦一號、二號單身宿舍樓的建設單位是華能甘肅公司,開工時間是2012年6月6日,竣工時間為2013年7月30日。這一開工日期已經是在華能集團作出退出該煤礦的部署之後,並且也在邵寨公司拿到煤礦探礦權後。

離單身宿舍百米左右,邵寨煤礦辦公樓也正在建設之中,四周的擋板上寫著“甘肅華能”的字樣。本報記者還看到有宣傳牌標明,邵寨礦井的建設單位是華能甘肅公司。

綜合現場各種信息可了解,邵寨煤礦涉及的多項工程建設方都是甘肅華能公司,而非邵寨公司,更不是大地能源。

一些煤礦的工作人員以及參與施工建設的單位認為,邵寨煤礦就是屬於華能集團的。

就在上個月,華能甘肅公司的網站還掛出了“邵寨公司邵寨礦井工業場地圍牆及護坡工程項目”的招標公告,稱項目由華能甘肅公司批準建設。

邵寨煤礦建成後將有多少收入?金銀島分析師戴兵對本報記者分析說,根據邵寨煤礦的煤炭指標來看,其銷售額可以5500大卡動力煤價格進行參考。現在目前當地5500大卡動力煤坑口價為480元/噸,180萬噸一年銷售額約為8.64億元。

也就是說,邵寨煤礦一年的銷售額就可能超過華能方麵當初轉讓探礦權的原價5.37億元。

作為邵寨煤礦的接盤者,大地能源這家成立於2011年2月18日的民營公司有何過人之處?

本報記者此前在該公司位於北京市朝陽區的注冊地並未發現大地能源的入駐信息,卻發現了標識為大地工程開發(集團)有限公司(下稱“大地工程”)的辦公地點。本報記者通過北京市工商局的查詢係統了解到,大地工程的注冊地址與大地能源位於同一辦公樓同一樓層,是自然人投資或控股的民營企業。

本報記者獲得的資料顯示,大地能源有三家法人股東,其中大地工程出資2000萬元,占其注冊資金的40%,是**大股東;另外兩家都是民營性質的公司。大地工程自我簡介顯示,其為原國家對外貿易經濟合作部批準注冊的中澳合資企業,1995年成立,隸屬於原煤炭部。

根據大地工程公司網站發布的信息,大地能源的法人代表周少雷曾任原煤炭工業部選煤設計研究院院長等職。對於大地工程的法人代表謝美華,曾有媒體報道稱,謝美華有過在原煤炭部工作的經曆並於1998年下海。本報記者尚未從其他渠道證實這點。

盡管上述人士都有過官方機構工作的經曆,但這些因素是否對華能集團和大地能源的上述轉讓產生影響還是個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