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聞詳情

H7N9導致羽絨原料價翻倍 企業恐慌性**

日期:2020-11-02 06:41
瀏覽次數:777
摘要:

H7N9導致羽絨原料價翻倍 企業恐慌性**

H7N9禽流感正將國內羽絨製品企業推向深潭。在新一輪生產周期剛剛開端,我國羽絨製品大省江蘇省的羽絨產業鏈原料已經頻頻告急。5月7日,《華夏時報》記者調查後發現,目前近兩月市場上羽絨價格節節攀升,甚至出現“有價無市”的情況。是按慣例開工還是繼續等待?會不會被“套在山頂”?眾多羽絨製品生產商惴惴不安。

“比炒房子還賺錢”

從上世紀90年代開始,祁支才就在南京水西門大街文體路上經營著一家羽絨製衣店,主要以羽絨服、羽絨被製作、翻新為主要業務。5月7日,記者前去采訪時,祁支才正在整理不久前從金橋市場購買的新麵料,各種形狀、花色的布料堆積在縫紉機旁的案台上。

記者問*近爆發的禽流感是否對他的生意造成影響,祁支才皺著眉頭說:“現在是做羽絨服的淡季,生意很少,影響暫時還不太大,但是幾個月後如果原料價格還這麽高就有影響了。”

羽絨原料價格暴漲讓“祁支才們”進退兩難。祁支才告訴記者他的那些經營店麵比較大的同行沒有那麽幸運——他們原本應該在這個時候開始加工**批羽絨服,但是*近飛漲的羽絨價格讓他們望而卻步,因為萬一下半年羽絨價格下跌,他們就要被“套在山頂上”。

南京麗晨製衣公司的餘先生告訴記者,由於不堪近期原料價格的飛漲,從3月份開始他們已經停止羽絨原料加工業務。

中國羽絨協會*近公布的數據顯示,3月份國家標準90%白鴨絨價格為35萬-36萬元/噸,至4月27日,已經漲至55萬-56萬元/噸,漲幅超過50%。而據國內媒體報道,在第113屆廣交會上,參會的企業羽絨原料價格已經從上屆的300元/公斤,飆漲到600元/公斤左右,幾乎是翻了一倍,而且有錢也拿不到貨。

“2008年時一般鴨絨才200多塊一斤,幾年也才漲了100塊,現在兩個月就翻倍了,要是運氣好當時囤個幾噸,比炒房子還賺錢啊。”一位阿裏巴巴賣家向記者感歎道,“菠萝视频免费版本以前的原料,都是宰殺廠裏把貨送到菠萝蜜视频app在线爱的門上,菠萝视频免费版本還分期付款給他們,現在是菠萝视频app下载污給雙倍甚至3倍的現款送去還不一定賣給菠萝视频app下载污。”據這位賣家分析,“因為成鴨活埋的很多,很多人家不敢養殖了,就是現在開始養殖也要幾個月才出欄,那時候有貨的話也不一定能滿足市場留下來的空缺。”

羽絨庫存告急

除了羽絨原料外,不少羽絨製成品價格也跟著水漲船高。

揚州健克體育器材廠總經理韓健告訴《華夏時報》記者,他們銷售的羽毛球中,低端的從3月份前的25元/筒漲到現在的28元/筒,好一些的則從35元漲到45元,漲幅近30%。“實際上原料漲得比這更厲害,成版人性菠萝视频app下载從安徽拿到的**已經從30多塊/斤漲到70塊/斤,而且還拿不到貨。但是羽毛球零售價又不敢翻倍漲,否則顧客受不了。”

“做加工出口的,馬上就進入旺季了,他們都是夏天生產冬季銷售。每年的5月中下旬就進入旺季,現在很多老板有點蒙,原料進多了,萬一羽絨價格年底暴跌,他們就慘了;進少了又怕到時候沒貨可賣。”一位羽絨服裝廠負責人告訴記者。

不過記者觀察發現,目前羽絨服零售市場價格還算比較穩定,即便漲價幅度也不是很大。不過有業內人士提醒,這很可能是“漲價之前的寂靜”。

“現在是國內零售淡季,很多商家的存貨還是春節前的,等這批存貨消耗得差不多了,到夏末銷售旺季到來,羽絨服價格肯定完全是另外一個局麵。”一位業內人士告訴記者,至於屆時漲幅能達到多少,“還要看這段時間羽絨價格的變化,估計不會低於三成。”

不過對於這種情況,一些行業巨頭的表態還顯得相當淡定。江蘇波司登相關負責人告訴記者,“禽流感從暴發到現在隻有兩個月,還處在不斷的變化中。慶幸的是,這次禽流感的發生呈現出地域性的特點,並沒有引發國內性的大範圍撲殺禽類,而且目前尚未到達羽絨製品消費的時期,這給了企業一個適度的緩衝期。”

羽絨價格的上漲似乎利好產業鏈上遊企業,然而實際上並非如此。揚州雙鴻羽絨有限公司是一家新注冊不久的以鴨絨、灰絨、白絨加工等為主營業務的小企業,說到禽流感引發的羽絨價格的暴漲,負責市場業務的王女士也感覺十分焦慮。

王女士告訴記者,至禽流感疫情暴發以來,江蘇省不少城市大量關閉活禽交易市場,同時大量撲殺禽類,羽絨原料的來源和流通都受到了限製,市場上原絨的供應明顯不足。

“去年菠萝视频下载安卓版生產的產品已經賣光了,基本沒有存貨,今年春天是新一輪生產周期的開始,現在原料存在巨大缺口。”王女士告訴記者,過去他們和原絨供貨商采用的是分期付款的方式,現在全部改為現金交易,在原料稀缺的現實下,企業毫無議價能力。“他們說多少就是多少,稍微遲疑就被別家買走了,幾乎**一個價。”王女士向記者訴苦道。

“雖然羽絨供應短缺、價格飛漲,鑒於公司本身的規模和整合能力,企業目前采取以靜製動的策略。”上述波司登負責人認為,目前羽絨價格是一種虛高,是企業對羽絨價格走勢的不確定性的焦慮進而引發的恐慌式采購,“如果禽流感在5月份能夠結束,對波司登而言,這將隻是一個階段性的波動,短期影響企業可以消化。如果這種情況持續下去,波司登會采取多方麵的措施。但就目前的情況而言,主動去應對或許並不是*佳選擇。”這位負責人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