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聞詳情

鐵路總公司擬清理冗員 勞務工再臨被清理危險

日期:2020-11-02 06:53
瀏覽次數:926
摘要:

鐵路總公司擬清理冗員 勞務工再臨被清理危險

[導讀]鐵路總公司成立之初,總經理盛光祖曾明確表示,鐵路職工不裁員。但對於和第三方簽訂合同的勞務工們來說,實際上並沒有任何保障。

  “消失”的鐵路勞務工

  老王被辭退了。

  在廣鐵集團某車務段服務了近12年的勞務工老王,在合同到期時被無理由地拒絕續簽合同。在這個車務段,和老王一起被拒續簽合同的還有很多人。不僅是車務段,鐵路局的人們發現,身邊常常一起工作的“老員工”們,有不少忽然之間消失了。

  “不簽合同是因為要減員增效?”老王非常疑惑,但沒有人回答他。而真實的原因,是7月1日即將實施的《勞動合同法》修訂案要求控製勞務派遣人員數量和比例,這對一些勞務工占80%以上的站段帶來了很大的壓力。

  盡管鐵路總公司成立之初,總經理盛光祖曾明確表示,鐵路職工不裁員。但對於和第三方簽訂合同的勞務工們來說,實際上並沒有任何保障。

  拒絕續簽

  流水的中介,鐵打的勞務工。

  在鐵路上,勞務工從事的大多是一線崗位的工作,比如司機、列車員、護路養路等。為了節省成本,包括客運在內,一些專業性較低的業務絕大多數屬於勞務人員。據國內鐵路總工會統計,早在2004年,國內鐵路勞務工就達到了32萬。

  2002年,老王進了鐵路局。十多年間,簽合同的公司都換了幾家了,老王依然奮鬥在鐵路的*前線,甚至還在全路業務比武中拿過獎。

  不過,從*開始的700元到現在2000多元,他的工資卻始終要比正式工差一大截,而且沒有公積金,保險待遇也跟正式工相差很遠。

  “這幾年勞務工待遇在慢慢改善,勞務工有一定的比例評先進,技能等級晉級逐漸取消了限製。”廣鐵集團一位分管人力的領導表示。

  在一切慢慢轉好的時候,老王和他的同事們被拒絕簽合同了。據了解,在全路18個鐵路局中,發生這種情況的鐵路局不低於5個。

  老王不知道,中國鐵路總公司勞衛司發文通知,要求各局調查勞務派遣工的情況。在工作簡報上,太原局匯報,將擬定臨時用工清理規範指導意見;北京局則正開展勞動用工冗員調查,重點清查各單位有勞動技能無工作崗位、有工作崗位無工作量、有工作崗位工作量不飽滿三類人員情況,為全局冗員清理工作提供依據。

  規避《勞動合同法》?

  這樣的事情不是**次發生,同樣的情況也曾出現在2008年。“這兩次裁員,都跟《勞動合同法》有關。”一位知情人士表示。

  2008年,原本在廣鐵集團廣梅汕公司汕頭車輛段工作了數年,等著由短期合同工轉成正式職工的陳紅(化名)卻被要求改簽勞務工合同。和陳紅一批進入廣梅汕公司的有近百人,這些人在當時都成了“勞務工”。

  “2008年實施《勞動合同法》,是**次以法律的形式規定了勞務派遣隻能用在臨時性、輔助性、可替代性的工作上。大家普遍判斷,2008年以後,勞務派遣就不能隨便用了。但在實際實施中,發現解釋不嚴謹,並沒有預期的效果。”嶽成律師事務所律師楊保全表示。

  時隔5年,《勞動合同法》針對勞務派遣作出了更多限製性規定,當時的“勞務工”們再一次麵臨被清理的危險。

  楊保全發現,很多國企,特別是勞務工較多的國企,正在想一些積極應對的辦法。他也提出了一些建議,包括變勞務派遣為業務外包;成立合資、控股公司;優化公司結構,提高人員效率;部分有實力的企業可以直接用工,即是將勞務工“轉正”。

  但是這些方法在還沒有落地之前,裁員還是*快捷有效的方法。

  幹活的沒保障

  對於裁員,鐵路局也有不得已的苦衷。

  事實上,鐵路正處於****的“缺人”狀態中。“現在問題不是人太多,而是能用的人太少。”上述廣鐵分管人事的領導表示,“高校學生需要在一線鍛煉很久才能獨當一麵,很難跟上需求的腳步。”

  據工程院院士王夢恕介紹,由於高鐵新線大量開通,鐵**才得不到及時補充,造成一線人員捉襟見肘。由於人員緊張,有鐵路局將每車必備的2個司機縮減為1個,造成大量安全隱患。

  但另一方麵,鐵路員工的“終身製”、“世襲製”,仍普遍存在。有些“係統內”的人每天養花養魚,到點按時下班,拿的工資卻多很多。此外,每年安置的****、鐵路職工子女也積壓了一定職位需求。就連鐵路職工自己也覺得,勞務工比正式職工“好管”。

  “鐵路工資太低,很難吸引真正的人才。在關鍵崗位上,缺人情況更是明顯。”王夢恕說。受過高等教育的學生不願意到辛苦且錢少的鐵路工作,這已經是多年的現實狀況,任勞任怨的勞務工又是*容易被辭退的。

  和其他國企一樣,鐵路局也受到編製和工資總額的限製。將勞務工全部轉正根本是不可能的任務。但怎樣安置勞務工,鐵路局似乎還沒找到方法。

  “鐵路局改革比鐵道部要難,因為鐵路局是幹活的部門,是改革中*重要的一項,人員的安置,在鐵路局很難推進,因為有保障的都不幹活,幹活的都是沒保障的。”發改委綜合運輸研究所研究員董焰表示。

  而據楊保全預計,7月1日來臨之前,這些大量使用勞務工的國企要麽在“輔助性”上做文章,要麽業務外包,成立分公司。